诗词学习网 > 诗词百科 > 历代诗话 >

[宋] 司马光《温公续诗话》

2016-05-10 12:55:02   来源:
  《温公续诗话》是宋代汉族诗歌评论著作。共一卷,司马光著。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温公续诗话》是为续欧阳修《六一诗话》而作,司马光在诗话前自作小引说:“诗话尚有遗者,欧阳公文章、名声虽不可及,然记事一也,故敢续之。”这部诗话在司马光《传家集》未录,只见于《百川学海》、毛晋《津逮秘书》等丛书中。

 

  诗话尚有遗者,欧阳公文章名声虽不可及,然记事一也,故敢续书之。

  文德殿,百官常朝之所也。宰相奏事毕,乃来押班,常至日旰,守堂卒好以厚朴汤饮朝士。朝士有久无差遣,厌苦常朝者,戏为诗曰:「立残阶下梧桐影,吃尽街头厚朴汤。」亦朝中之实事也。

  惠崇诗有「剑静龙归匣,旗閒虎绕竿」。其尤自负者,有「河分冈势断,春入烧痕青」。时人或有讥其犯古者,嘲之:「河分冈势司空曙,春入烧痕刘长卿。不是师兄多犯古,古人诗句犯师兄。」进士潘阆尝谑之曰:「崇师,尔当忧狱事,吾去夜梦尔拜我,尔岂当归俗邪?」惠崇曰:「此乃秀才忧狱事尔。惠崇,沙门也,惠崇拜,沙门倒也,秀才得毋诣沙门岛邪?」

  梅圣俞之卒也,余与宋子才选、韩钦胜宗彦、沈文通遘,俱为三司僚属,共痛惜之。子才曰:「比见圣俞面光泽特甚,意为充盛,不知乃为不祥也。」时钦圣面亦光泽,文通指之曰:「次及清圣矣。」众皆尤其暴谑。不数日,钦圣抱疾而卒。余谓文通曰:「君虽不为咒咀,亦戏杀耳。」此虽无预时事,然以其与圣俞同时,事又相类,故附之。

  郑工部诗有「杜曲花香醲似酒,灞陵春色老于人」,亦为时人所传诵,诚难得之句也。

  科场程试诗,国初以来,难得佳者。天圣中,梓州进士杨谔, 始以诗著。 其天圣八年省试 〈 蒲车诗 〉云:「草不惊皇辙,山能护帝舆。」是岁,以策用清问字下第。景祐元年,省试〈宣室受釐诗〉云:「愿前明主席,一问洛阳人。」谔是年及第,未几卒。庆历二年,韩钦圣试〈勋门赐立戟诗〉云:「凝峰画幡转,交铩彩支繁。」范景仁云,曾见真本如此。传钦圣作「迎风画幡转,映日彩支繁」,故两存之。苏州进士丁偃,试〈迩英延讲艺诗〉云:「白虎前芳掩,金华旧事轻。天心非不寤,垂意在苍生。」有古诗讽谏之体。偃是岁奏名甚高,御前下第。自是二十年始及第,寻卒。滕元发甫,皇祐五年御试〈律听军声诗〉云:「万国休兵外,群生奏凯中。」以是得第三人,最为场屋所称。

  鲍当善为诗,景德二年进士及第,为河南府法曹。薛尚书映知府,当失其意,初甚怒之,当献〈孤雁诗〉云:「天寒稻粱少,万里孤难进。不惜充军庖,为带边城信。」薛大嗟赏,自是游宴无不预焉,不复以掾属待之。时人谓之「鲍孤雁」。薛尝暑月诣其廨舍,当方露顶,狼狈入,易服,把板而出,忘其纀头。薛严重,左右莫敢言者。坐久之,月上,当顾见发影,大惭,以公服袖掩头而走。

  林逋处士,钱塘人,家于西湖之上,有诗名。人称其〈梅花诗〉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曲尽梅之体态。

  魏野处士,陕人,字仲先,少时未知名。尝题河上寺柱云:「数声离岸橹,几点别州山。」时有幕僚,本江南文士也,见之大惊,邀与相见,赠诗曰:「怪得名称野,元来性不群。借冠来谒我,倒屣起迎君。」仍为延誉,由是人始重之。其诗效白乐天体。真宗西祀,闻其名,遣中使招之,野闭户踰垣而遁。王太尉相旦从车驾过陜,野贻诗曰:「昔年宰相年年替,君在中书十一秋。西祀东封俱已了,如今好逐赤松游。」王袖其诗以呈上,累表请退,上不许。野又尝上寇莱公准诗云:「好去上天辞将相,却来平地作神仙。」又有〈啄木鸟诗〉云:「千林蠹如尽,一腹馁何妨。」又〈竹杯珓诗〉云:「吉凶终在我,反覆谩劳君。」有诗人规戒之风。卒,赠著作郎,乃诏子孙租税外,其馀科役,皆无所预。仲先诗有「妻喜栽花活,童誇斗草赢。」真得野人之趣,以其皆非急务也。仲先诗有「烧叶炉中无宿火,读书窗下有残灯」。仲先既没,集其诗者嫌「烧叶」贫寒太甚,故改「叶」为「药」,不惟坏此一字,乃并一句亦无气味,所谓求益反损也。仲先赠先公诗,有「文虽如貌古,道不似家贫」。先公监安丰酒税,赴官,尝有〈行色诗〉云:「冷于陂水淡于秋,远陌初穷见渡头。犹赖丹青无处画,画成应遣一生愁。」岂非状难写之景也。

  丁相谓善为诗,在珠崖犹有诗近百篇,号《知命集》,其警句有「草解忘忧忧底事,花能含笑笑何人」。少时好蹴鞠,长韵其二联云:「鹰鹘腾双眼,龙蛇绕四肢。蹑来行数步,跷后立多时。」

  寇莱公诗,才思融远。年十九进士及第,初知巴东县,有诗云:「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由尝为〈江南春〉云:「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江南春尽离肠断,蘋满汀洲人未归。」为人脍炙。

  陈文惠公尧佐能为诗。世称其〈吴江诗〉云:「平波渺渺烟苍苍,菰蒲才熟杨柳黄。扁舟系岸不忍去,秋风斜日鲈鱼香。」又尝有诗云:「雨网蛛丝断,风枝鸟梦摇。诗家零落景,采拾合如樵。」

  庞颖公籍喜为诗,虽临边典藩,文案委积,日不废三两篇,以此为适。及疾亟,余时为谏官,以十馀篇相示,手批其后曰:「欲令吾弟知老夫病中尝有此思耳。」字已惨淡难识,后数日而薨。

  韩退处士,绛州人,放诞不拘,浪迹秦、晋间,以诗自名。尝跨一白驴,自有诗云:「山人跨雪精,上便不论程。嗅地打不动,笑天休始行。」为人所称。好著宽袖鹤氅,醉则鹤舞,石曼卿赠诗曰:「醉狂玄鹤舞,閒卧白驴号。」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www.ShiciXue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