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学习网 > 诗词百科 > 历代诗话 >

[宋]张戒《岁寒堂诗话》

2016-05-10 12:47:16   来源:
  《岁寒堂诗话》是南宋时期张戒所著的诗词类作品。

  张戒(生卒年不详)著。《岁寒堂诗话》二卷,《四库全书》收于集部诗文评类。原书已佚,现本是从《永乐大典》中录出,加上《说郛》本内容综合而成。分上下两卷,上卷唯理论批评总纲,下卷专论杜甫只要诗篇。张戒诗论带有比较明显的道学家色彩,主张温柔敦厚,不冒犯君上,但《岁寒堂诗话》对诗歌艺术的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的关系有比较深入的理解,并对苏黄诗风和江西诗派的弊病有比较深刻的认识。他反对将形式技巧放在创作的首位。
 

《岁寒堂诗话》卷上

  建安、陶、阮以前,诗专以言志;潘、陆以后,诗专以咏物;兼而有之者,李、杜也。言志乃诗人之本意,咏物特诗人之馀事。古诗 、苏、李、曹、刘、陶、阮,本不期于咏物,而咏物之工,卓然天成,不可复及。其情真,其味长,其气胜,视《三百篇》几于无愧,凡以得诗人之本意也。潘、陆以后,专意咏物,雕鑴刻镂之工日以增,而诗人之本旨扫地尽矣。谢康乐「池塘生春草」,颜延之「明月照积雪」案:「明月照积雪」乃谢灵运诗,此误。谢玄晖「澄江静如练」,江文通「日暮碧云合」,王籍「鸟鸣山更幽」,谢贞「风定花犹落」,柳恽「亭皋木叶下」,何逊「夜雨滴空阶」,就其一篇之中,稍免雕鑴,粗足意味,便称佳句,然比之陶、阮以前苏、李、古诗、曹、刘之作,九牛一毛也。大抵句中若无意味,譬之山无烟云,春无草树,岂复可观?阮嗣宗诗,专以意胜;陶渊明诗,专以味胜;曹子建诗,专以韵胜;杜子美诗,专以气胜。然意可学也,味亦可学也,若夫韵有高下,气有强弱,则不可强矣。此韩退之之文,曹子建、杜子美之诗,后世所以莫能及也。世徒见子美诗多粗俗,不知粗俗语在诗句中最难,非粗俗,乃高古之极也。自曹、刘死至今一千年,惟子美一人能之。中间鲍照虽有此作,然仅称俊快,未至高古。元、白、张籍、王建乐府,专以道得人心中事为工,然其词浅近,其气卑弱。至于卢仝,遂有「不唧溜钝汉」、「七椀吃不得」之句,乃信口乱道,不足言诗也。近世苏、黄亦喜用俗语,然时用之亦颇安排勉强,不能如子美胸襟流出也。子美之诗,颜鲁公之书,雄姿杰出,千古独步,可仰而不可及耳。

  国朝诸人诗为一等,唐人诗为一等,六朝诗为一等,陶、阮、建安七子、两汉为一等,《风》、《骚》为一等,学者须以次参究,盈科而后进,可也。黄鲁直自言学杜子美,子瞻自言学陶渊明,二人好恶,已自不同。鲁直学子美,但得其格律耳。子瞻则又专称渊明,且曰:「曹、刘、鲍、谢、李、杜诸子皆不及也」。夫鲍、谢不及则有之,若子建、李、杜之诗,亦何愧于渊明?即渊明之诗,妙在有味耳,而子建诗,微婉之情、洒落之韵、抑扬顿挫之气,固不可以优劣论也。古今诗人推陈王及古诗第一,此乃不易之论。至于李、杜,尤不可轻议。欧阳公喜太白诗,乃称其「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之句。案:李白诗刊本「明月」或作「朗月」。此等句虽奇逸,然在太白诗中,特其浅浅者。鲁直云:「太白诗与汉、魏乐府争衡」,此语乃真知太白者。王介甫云:「白诗多说妇人,识见污下。」介甫之论过矣。孔子删诗,《三百五篇》说妇人者过半,岂可亦谓之识见污下耶?元微之尝谓「自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而复以太白为不及,故退之云:「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退之于李、杜,但极口推尊,而未尝优劣,此乃公论也。子美诗奄有古今,学者能识《国风》、《骚》人之旨,然后知子美用意处;识汉、魏诗,然后知子美遣词处。至于「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在子美不足道耳。欧阳公诗学退之,又学李太白。王介甫诗,山谷以为学三谢。苏子瞻学刘梦得,学白乐天、太白,晚而学渊明。鲁直自言学子美。人才高下,固有分限,然亦在所习,不可不谨。其始也学之,其终也岂能过之;屋下架屋,愈见其小。后有作者出,必欲与李、杜争衡,当复从汉、魏诗中出尔。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www.ShiciXue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