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学习网 > 唐代诗词 > 白居易 > 白居易文献 >

白居易诗中“瑟瑟”一词的解释

  关于白居易诗中“瑟瑟”一词的解释

  陈才智

  白居易诗集中,“瑟瑟”一词凡十五见。[1] 依朱金城《白居易集笺校》(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12月版)顺序,录诗题、诗句如下(后附其卷数、页数及校记):

  一、《庭松》(11/617)

  疏韵秋槭槭,凉荫夏凄凄。

  校:“槭槭”,马本此下注云:“止戟切,陨落貌。”《英华》二字作“瑟瑟”。汪本、《全诗》俱注云:“一作‘瑟瑟’。”

  二、《琵琶引》(12/685)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校:“瑟瑟”,宋本、那波本、《全诗》、卢校俱作‘索索’。何校:“‘索索’,兰雪同。”又马本“瑟瑟”下注云:“半红半白之貌。”

  三、《题遗爱寺前溪松》(17/1116)

  暑天风槭槭,晴夜露凄凄。

  校:“槭槭”,《英华》、汪本、《全诗》俱注云:“一作‘瑟瑟’。”又马本注云:“止戟切。”

  四、《暮江吟》(19/1300)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五、《听弹湘纪怨》(19/1310)

  玉轸朱弦瑟瑟徽,吴娃徵调奏湘妃。

  六、《山泉煎茶有怀》(20/1321)

  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

  七、《题清头陀》(20/1388)

  烟月苍苍风瑟瑟,更无杂树对山松。

  八、《太湖石》(22/1498)

  形质冠今古,气色通晴阴。未秋已瑟瑟,欲雨先沉沉。

  九、《早春亿微之》(23/1545)

  沙头雨染班班草,水面风驱瑟瑟波。

  十、《咏兴五首·出府归吾庐》(29/1999)

  出游爱何处?篙碧伊瑟瑟。

  十一、《裴常侍以题蔷额架十八韵见示因广为三十韵以和之》(31/2111)

  猩猩凝血点,瑟瑟蹙金匡。

  十二、《重修香山寺毕题二十二韵以纪之》(31/2123)

  两面苍苍岸,中心瑟瑟流。

  十三、《闲游即事》(33/2292)

  寒食青青草,春风瑟瑟波。

  十四、《奉和思黯相公以李苏州所寄太湖石奇状绝伦因题二十韵见示兼呈梦得》(34/2349)

  精神欺竹树,气色压亭台。隐起磷磷状,凝成瑟瑟胚。

  十五、《北窗竹石》(36/2485)

  一片瑟瑟石,数竿青青竹。

  其中第二首《琵琶引》中的“瑟瑟”,有如下三种解释:

  第一种,认为是风吹草木声。见顾学颉、周汝昌《白居易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7月版)、王汝弼《白居易选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10月版)、朱金城、朱易安《白居易诗集导读》(巴蜀书社1988年5月版)、金性尧《唐诗三百首新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7月版)、葛兆光《唐诗选注》(浙江文艺出版社1991年1月版),及《顾学颉文学论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8月版)等。取义于刘桢《赠从弟》三首之二:“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

  第二种,认为本珍宝,其色碧,故以影指碧字,借以形容秋野之色。此说出自杨慎,其《升庵全集》卷五十七云:“白乐天《琵琶行》:‘枫叶获花秋瑟瑟。’今详者,多以为萧瑟,非也。瑟瑟本是宝名,其色碧。此句枫叶赤、获花白、秋色碧也。或者咸怪今说之异。余曰:曷不以乐天他诗证之。其《出府归吾庐》诗曰:‘篙碧伊瑟瑟。’《重修香山寺》排律云:‘两面苍苍岸,中心瑟瑟流。’《蔷薇》云:‘猩猩凝血点,瑟瑟蹙金匡。’《闲游即事》云:‘寒食青青草,春风瑟瑟波。’《太湖石》云:‘未秋已瑟瑟,欲雨先沉沉。’又云:‘隐起磷磷状,凝成瑟瑟胚。’亦状太湖石也。《早春怀微之》云:‘沙头雨染斑斑草,水面风驱瑟瑟波。’《暮江曲》云:‘一道残阳照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诸诗以瑟瑟对斑斑,对苍苍,对猩猩,岂是萧瑟乎?唐诗惟白公用瑟瑟字多。”[2]何良俊《四友斋丛说》卷三十六同意杨说,云:“杨升庵云:‘白乐天《琵琶行》“枫叶获花秋瑟瑟”,此瑟瑟是珍宝名,其色碧,故以影指碧字。’最为赏音。而陈晦伯以‘瑟瑟谷中风’正之。夫诗人吟讽,用意不同,白自言色,刘自言声,又岂相妨,而必泥以萧瑟之瑟字耶?杨又引白‘一道残阳照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证之,尤为妙绝。”[3] 马元调刊本之注,当亦据此而来。鲍维松《关于白居易〈琵琶行〉中“瑟瑟”一词的注释问题》[4](下简称鲍文)从白居易的用词习惯和《琵琶行》所描写的环境加以分析,亦认为杨慎之说正确,第一种解释不正确。

  第三种,认为是寒冷颤抖的样子。见霍松林《白居易诗选译》(百花文艺出版社1959年7月版)[5]。取义未详。鲍文解释此说云:“‘瑟瑟’,即‘瑟索’或‘瑟缩’。可解作‘颤抖’或‘哆嗦’。用来形容枫叶获花被风吹的情状。”“这种拟人的解法(按,指霍氏之解法)挺新颖,在别的地方还没有见到过。”

  以上三种解释中,第三种恐有误解。“瑟瑟”不等于“瑟缩”,与“颤抖”、“哆嗦”更有距离。“瑟缩”有二义:一指收敛、蜷缩。取义于《吕氏春秋·古乐》:“民气郁閼而滞著,筋骨瑟缩不达,故作为舞以宣导之。”王安石诗《和钱学士喜雪》:“山鵶瑟缩相依立。”即取此义;另一指萧瑟,状风声。亦取义刘桢《赠从弟》:“瑟瑟谷中风”,苏轼诗《与述古自有美堂乘月夜归》:“凄风瑟缩经弦柱。”即取此义。解“瑟瑟”为“寒冷颤抖的样子”,虽然“挺新颖”,但并不准确。

  第二种解释中,何良俊《四友斋丛说》提到的“陈晦伯”,指明人陈耀文,其《正杨》(按,指纠正杨慎)卷四引刘桢《赠从弟》诗“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后,云:“《水经》云:‘汉水东径岚谷北口,嶂远溪深,涧峡近吹[6],气潇潇以瑟瑟,风飕飕而飗飗,故川谷擅其目矣。’此‘瑟瑟’岂珍宝也耶?”此条资料,陈友琴《白居易资料汇编》漏载。

  鲍文在论证中说:“在《白居易集》中,作者用‘瑟瑟’之处,除了《琵琶行》外,还有九处之多,其中只有《题清头陀》是指‘风声’用的。其他八处都是指‘颜色’的。”这八处即本文前引第四、五、六、八、九、十、十二、十五首,漏五首。

  上述十五首中,第四、九、十二、十三这四首状水者,第八、十四、十五这三首状石者,第五首状“徽”(系琴弦之绳)者,第六首状茶尘者,以及第十首、第十一首,总计十一首,据上下文义、对仗关系看,均可释为碧色,如杨慎等所云。

  但其他四首,则应释为风吹草木声。因为从版本上看,第一首、第三首之“瑟瑟”均一作“槭槭”。“槭槭”之义,即风吹草木声,刘禹锡《秋声赋》:“草苍苍兮人寂寂,树槭槭兮虫吚咿。”即取此义。可知第一首、第三首之“瑟瑟”当为同义。而其它两首:第二首与第一首均状“秋”,尤其是《琵琶引》一首,从其所描写的环境和所烘托的气氛看,皆秋夜送客那种萧瑟落寞之感,并非以乐景衬哀情,释为“碧绿的秋野”(鲍文),不仅于词义难通,而且于诗中之境、诗人之情亦有违碍。《琵琶引》所要传达的情感,和鲍文中提及的白居易《五凤楼眺望》一诗,迥然有别,未可相提并论。另外,鲍文驳“夜中何能见出碧色”之论,谓“夜”字不必拘泥,可视为黄昏到夜晚,或径视为“暮送客”亦可,此亦嫌牵强。

  在众多唐代诗人中,确如杨慎所云,白居易用“瑟瑟”一词次数最多。王勃、杨炯、骆宾王、王维、孟浩然、岑参、李白、韩愈、李贺、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的现存诗集中,均无“瑟瑟”一词之用例。杜甫《古笋行》“雨多往往得瑟瑟”,亦仅一见,诸家注释均为珍宝名。卢照邻《早度分水岭》“瑟瑟松风急,苍苍山月团”、《明月行》“洞庭波起兮鸿雁翔,风瑟瑟兮野苍苍”,仅两见,任国绪、祝尚书、李云逸均释为风声。卢照邻《秋霖赋》“风横天而瑟瑟,云覆海而沉沉”亦取此义。此义用例还有《宋书·乐志》三《陌上桑》:“风瑟瑟,木搜搜,思念公子徒以忧。”杨炯《风菊赋》:“风萧萧兮瑟瑟”等。

  总之,白居易诗中,“瑟瑟”一词有风声、碧色两解,取何解应视文义而定,未可胶柱鼓瑟。

  [1] 据《全唐诗索引·白居易卷》上册439页(现代出版社,1994.3)统计。

  [2] 转引自陈友琴《白居易资料汇编》196页(中华书局,1962.11)。陈氏按语云:“瑟瑟,可以在某处作碧色解,但在‘枫叶获花秋瑟瑟’中,决不能作秋色解。‘秋色碧也’四字费解。白氏《题清头陀》诗云:‘烟月苍苍风瑟瑟。’难道风也会是碧色的吗?升庵好奇,有时说不可通。”陈耀文《正杨》卷四据《丹铅录》所引杨慎语,字句稍异,见上海古籍版《四库全书》856册,134页。

  [3] 转引自陈友琴《白居易资料汇编》207页。陈氏按语云:“何良俊为升庵之说作辩护,以为瑟瑟可作碧色解。不知‘半江瑟瑟半江红’之‘瑟瑟’可作碧色解,残阳在照,半碧半红,固有是景色也,至于‘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夜中何能见出碧色耶?时间地点有所不同,不能胶柱鼓瑟,强作解人。况‘秋瑟瑟’,释为‘秋色碧’,亦太牵强。”

  [4] 《古典文学论丛》第三辑388页(齐鲁书社,1982.11)。

  [5] 该书修订本(1986年2月版)中修订为“风吹草木声”。其《白居易诗译析》354页(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1.9)亦释为“草木被秋风吹动的声音”。

  [6] “近吹”,应作“吹近”,一作“崄邃”。见王国维校、袁英光、刘寅生整理标点《水经注校》891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5)、陈桥驿点校《水经注》539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9)。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www.ShiciXuexi.com